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桐梓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4万

积分

0

好友

1万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5-15 16:20:49 | 查看: 397| 回复: 0

海河文学9272



据一名羽毛球相关工作者介绍:“其实想想就知道了,连拥有马琳这位奥运金牌得主、世锦赛冠军的西班牙女队在面对巨额的参赛花销时,都要深思熟虑,更别说其他一些纯粹‘打酱油’的球队,更加不愿去了。”“实际上,每届汤尤杯来来去去都是那几支球队在争夺名次,其他队伍都是‘看戏’,换了你是领队你也不愿意花钱让队员去‘旅游’啊。”其实“301调查”最早源于美国一次受欧洲“欺负”。1962 年,美国与欧洲爆发“鸡肉大战”,由于不满关税与贸易总协定(WTO的前身)的调查,美国国会通过了《1962年贸易扩张法》,直接授权总统对欧洲进口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可以说,美国的初衷就是制定一项可以采取单边报复行动的法律。今年3月初特朗普宣布加征钢铝关税,所依据的就是《1962年贸易扩张法》。

海河文学9272



                                   

堰塘湾

 

        我进城读书的时候,堰塘湾是一坝田,烂包田。田里种稻谷,土里种蔬菜,院坝栽花草。有几处鱼塘,碧波荡漾。房屋多数是干打垒砌墙,小青瓦盖顶。偶有两层三层砖混楼房,贴了瓷砖,很洋气。

        挨路的田边地角,大一个细一个的粪坑,装满了粪肥。粪坑上结了厚厚的粪盖子。粪坑像一个个大碗,一家一个或几个,有名有姓,各归其主。这个“碗”里的内容,与地里庄稼的长势密切相关。

        我打工回来,堰塘湾长满了楼房。后来,其中一套成了我的小窝。再回来,我把这个小窝命名为“减欲斋”。在“减欲斋”里写些文字谋生,写到两鬓斑白。欲望越写越少。

 

黑石溪

 

 十八岁,我第一次进城,在黑石溪读书。桐梓二中就在黑石溪,有高中部,初中部。

 傍晚在溪边读书,农民在田里劳动,鸭子在溪水里觅食。溪水潺潺,鸭声嘎嘎。寻寻觅觅,没有看见黑石头,为什么叫“黑石溪”呢?

 读高一那年,家中定了多年的婚事,退了。本来,我决定放弃读书,回家结婚。辜昊成说,你这一回去,就只是一个初中生,哪能干一番事业呢?学生时代就把事业两字挂在嘴边,辜不简单,结果证明,他不简单。我和他一起办文学刊物,《韶华》。我的档案上,学历一栏,长期是两个字——高中。是黑石溪给我留下的烙印。

         后来,桐梓二中迁走,改成桐梓职高,桐梓职高迁走,改成桐梓五中。今年陪某检查组的领导去桐梓五中检查工作,才发现,原来老二中门前那一坝田,全都变成了桐梓五中的校园。

         黑石溪两边,全部种上了房子。农民们自己种的。农民们在自己的责任地上种房子,就像种庄稼一样,想怎么种就怎么种,又密又多,高矮不一。

         黑石溪成了黑水沟。今年,县里面已经纳入治理规划,期待之。

 

穿洞

 

         穿洞,桐梓县文化发祥地之首。穿洞的对面,叫马鞍山。马鞍山是二十万年桐梓人的遗址。穿洞就在壁立千仞的魁山之下。桐梓一中建在穿洞下面。也许,取“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之寓意吧。穿洞,洞穿世事。

         那时候,在桐梓读一中,不说读一中,叫在穿洞读,读桐梓二中,叫在黑石溪读。我从黑石溪读完后,到穿洞来读补习班。在桐梓一中外面的一栋楼房里,读了两个月,交不起学费,生活费也没有,就回家了。离开的时候,送给辜昊成一本书,送给令狐世举一本书。令狐世举陪着我,逛了半夜的铁路,依依不舍。从此,我们就像两根长长的铁轨,随时都联系着,却无法交汇。他们在体制内,我在体制外。也许,人与人之间,就需要这种有联系又有距离的共同存在,才能保证友谊的列车来来往往。世间人,分男人和女人。中国人的身份地位,分体制内和体制外。内外有别,似乎又无别,平平凡凡,都到天命之年了。庆幸友谊还在,没分内外。

 

猫山

 

         叫猫山,这名字很顺农民的胃口。猫和农民最亲近,可爱。改成虎峰山,是文人的事,是官家的事,老百姓还是叫猫山。

        到偏远的乡下,你说猫山,七八十岁的人都知道,说虎峰山,却只有年轻人才知道。猫山上有一座庙,庙里有两眼泉,一清一浊,四季不枯。这猫山,神。

        猫山庙,现在叫崇德观。猫山上最让人肃然起敬处,是明洪维翰县令殉难处。四川叛军奢崇明攻占县城,洪端坐大堂,怒斥奢军。奢军索印。洪答:“印在喉下!”奢军索银。洪答:“银在喉下!”今过洪殉节处,仍有忠义声。

         我们读高中时去逛猫山庙。庙很小。归途中,兰宣靖在土地庙前突然脸青面黑。扶着他走了一程,才恢复。高中毕业的第二年,兰宣靖走了,离开我们已经20多年。见到某些地名,就会想起某些人。“触景生情”,古人创造这四个字,沾满了泪水。

         现在的猫山,修了盘山公路,修了许多殿堂楼阁。从猫山上往下看,再也看不到一块稻田,再也看不到一朵油菜花,白天看到的是高楼林立,晚上看到的是万家灯火。还多了两条大路,一条是高速公路,一条是快速铁路。

 

后山坡

 

  后山坡,听这个名字,好像这个山坡是自己家的一样。现在改成了荣德山,因为埋葬了许多革命烈士。

         读高中的时候,清明节到后山坡扫墓,写作文。写了些什么,记不得了。现在,墓园修护过多次。以前阴森森的,人迹罕至,现在烈士墓前修成广场,白天晚上都有许多人在那里玩耍活动。革命烈士就仿佛我们普通人中的一员了。

         后山坡的健康环形步道,每天早上晚上,散步跑步的人都特别多,狗多,鸟儿也多。当然,还有昆虫。昆虫的多少,听声音就知道。一到晚上,昆虫就开始唱歌,好像给散步的人伴奏。

         步道边的桂花树、孝顺竹,已经茂盛起来。太阳能路灯,一盏挨一盏的,晚上散步,边走边聊,一路光明,从山上到县城,都是柏油路相通,都有太阳能路灯照着,山上山下,都安有电子监控摄像,你乱吐口痰都记录得一清二楚,更不必说违法犯罪了。山上山下,治安秩序都很好,安全,文明。

 

魁岩

 

         桐梓人命名,跟古人造字一样,也用象形、会意等手法。猫山,就是象形,志书上说:“山势如虎”,虎,老百姓叫大猫,所以叫猫山,是象形手法。而魁山、魁岩,则是会意,魁梧奇伟的一座高山,千里而来,在此訇然断裂,壁立千仞,所以叫魁山,也就是魁岩。

 魁岩是桐梓县城的主峰。我进城读书的时候,魁岩在城东三里,之间是肥沃的稻田,农民种蔬菜。现在,魁岩已经成了城市中的一座山峰了。

 那个时候,从猫山到魁山之间,阡陌纵横,春天,满坝油菜花。有一次,我从二中穿过成片的油菜花去麻柳湾,看到一个男生在油菜花地里烧信件,一边烧,一边念,一边哭,我没有打扰他。那时候,我也非常渴望得到女同学的好感,也跟某个女同学写过信,无果,也就没有撕心裂肺的痛。后来,我真正追求女人的时候,一追就成功了,所以,其他悬念一点都没有,也就少了许多不必要的回忆。

          魁山的变化最大。读高中的时候,满山种满了庄稼,主要是苞谷、麦子。一到收割季节,魁山就变黄了,很难看。传说,魁山是条龙,山一变黄,像条死龙。后来,退耕还林,魁山长满了树,四季常青,魁山这条龙脉活了。修通高铁,把魁山的龙脉接了起来,桐梓人走出大去,通江达海。

          魁山的悬崖边上,修了登山梯步,从县城到三岔垭,修了盘山公路,人行步道。冬天,登上山巅赏雪,极目远眺,最是风光。夏天,在山巅赏风,心旷神怡。

 

小西湖

 

         小西湖这个名字,一听就感觉是后来改名换姓的。查一下历史,果真如此。上世纪四十年代,国民政府在这里修发电站,贵州的第一个发电站,就在这里。仿西湖修了三潭印月、柳浪闻莺等景点。我读初中的时候,学校组织春游,那时候,山清水秀,碧波荡漾,泛舟湖中,真有月和莺相伴的感觉。

        “一湖西子水,半壁桂林山。”这幅对联写是写得好,可是,总是说这里的山水像这个像那个,其实是没了自信,也没了自己的特色。文化这个东西,先入为主,一旦定型,扳都扳不回来。都是贫穷落后惹的祸,无奈。

         那时候,张学良将军的故居还在。我的老师庞本驹,写了部小说,《少帅贵州历险记》,书中的小西湖,常常让人惊心动魄。现在的小西湖,又改成一个外国名字,再次改名换姓,基本上看不出来了。再到小西湖,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密密麻麻的房子。

 

蟠龙洞

 

 我们的公安大楼,搬到了蟠龙洞口。有的说,是蟠龙大道的尽头。为什么不叫蟠龙大道的起点呢?当初,蟠龙大道奠基仪式,就在新公安大楼的位置举行的,叫起点才对。

 地名,会给人暗示。我们的公安大楼,就在蟠龙大道起点,这个,必须形成共识。为人民群众的安全护航,只有起点,没有终点,永远在路上。

        蟠龙大道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之中,农民们在等待建设的土地上,见缝插针地种上了蔬菜,偶尔还有一两片油菜花地,给春天贴上标签。再过几年,这个燎原大坝,就全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了。

        我们在蟠龙大道起点上班,上下班都要穿越蟠龙大道全程,可以亲眼见证蟠龙大道的建设过程。决策者真有远见。

 我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桐梓,亲眼见证了河滨大道的建设过程,二十年不过时,做到了。后来,蟠龙大道、桐楚大道,还有将来修建的龙凤大道,把桐梓县城拓展了几倍。民间有言,说将来还有官燎大道,官仓到燎原,从戴家沟架桥,把官仓建成桐梓新城。看这发展速度,也难说。

 看着桐梓县城一天天长大,看着楼房一天天长高,看着一张张面孔变老,看着一代代新人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我们这一代人的面孔和故事,能否在将来的历史中翻到一页,能否找到一两行文字记载,也难说?

 历史只记住大贡献者,或者大恶者。

 活着该干什么,问问自己的良心。

 

 

 

作者简介:王宗伦,辅警,现供职于贵州省桐梓县公安局宣传科,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纪实文学作品集《破译潜逃密码》一部,参与编辑《呤风咏水》《说案》《雷霆行动》等专著。散文作品入选全国中考语文模拟试题。

 

 



海河文学9272



新千年后,阿里·哈恩的球队输给了科威特,杜伊和福拉多联合执教又输给了伊拉克和卡塔尔;卡马乔执教的国足输给了约旦和卡塔尔……互借通道、层层嵌套的影子银行体系使得监管部门难以对底层资产进行穿透监管,导致大量货币流向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和产能过剩行业,其中隐藏着巨大的信用风险及流动性风险。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